特殊的班會活動

发布: 12-26
加载中 次查看


  

七月的太阳毒辣的照射到彩虹一中的操场上,激起一阵干裂的灰尘,本应该是放暑假的时候,可是在教学楼门口,却依然聚集了十几个心神不定的高中生,他们摩拳擦掌,似乎在等待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

“老地瓜,你觉得班长说的话是真的吗?”

这是段新第四次问我了,我都有点烦了,说实在的,我也不敢相信我们那个以美艳著称的校花班长——姬雪岚,会提议让我们这么做,但是她就真的就是这么说的,不由的我们不相信,于是我只好不厌其烦的再次对段新说:“班长说是真的,那就是真的,你别罗嗦了”

“就是!我们女生都不怕,你们这些男生又怕什么,要是你们实在不敢,我们就找别的班男生代替,嘻。”

说这话的是我们班的体育委员——殷素琴。

她是个身材健美性感,相貌英气逼人的漂亮女孩,可惜就是性格有点大大咧咧的,此刻这个扎著马尾辫,身穿运动服,掐著蛮腰教训讽刺我们男生的动作就是她的经典造型。

段新跟她一直合不来,一听她这么说话,立刻反唇相讥道:“哼,马尾辫!你别说大话,等会儿说不定你就会被我弄得直求饶呢。”

殷素琴一听,不屑的哼了一下,然后讥讽道:“好啊,有本事你就来啊,本姑娘还怕你下面长牙啊,”

说完,殷素琴竟然挑衅似的隔着运动裤,用手在自己两腿间的下阴部拍了两下。

段新一看,登时气的满脸通红,语无伦次的说道:“你、你、你竟敢瞧不起我、我、我……”

段新一着急就紧张的结巴,殷素琴就是知道这一点才故意去激怒他。

这时,一个膀大腰圆的大个小子过去一把就搂住了段新,人后嬉皮笑脸的对

他说:“兄弟,你放心,等会儿要是你坚持不住,老哥来帮你,我就不信,凭咱俩哥俩的实力,还搞不瘫这个小妮子,难道她的身体是铁打的?”

殷素琴一听,峨眉一皱,然后满脸不屑的盯着那个大个子说道:“石大个,我知道你练过健美,可是肌肉强不代表那方面也强,我早就听咱班男生说过了,说你是那什么……对了,短小精干,哈哈——”

石大个一听,顿时也气的浑身肌肉直发涨,咬牙切齿的大叫道:“你、你、你、老子等会儿非把你……”

“好了!都给我住嘴!”

就在石大个和殷素琴之间将要爆发一场战争的时候,一个冷漠的近乎冰块般的女声响起。

这声音我们太熟悉了,因为每天早上被她催收作业的时候,我们都会听到,这个女声的主人就是我们的副班长兼学习委员——聂冰倩。只见她用手指推了推自己鼻梁上的眼镜,然后冷冰冰的对石大个和殷素琴说道:“你们俩是不是觉得天还不够热,还想给它加加温是不是?有力气还是留着点好,等一会儿,有你们用的地方。”

说完,她就一声不吭的又走回到教学楼房檐下的阴影里去乘凉,而石大个和殷素琴也不吵架了,相互恨恨的看了一眼,转头分开了。

这就是聂冰倩,虽然是个相貌清纯美丽的眼镜妹,但是性格冷冰冰的,搞得谁都怕她,就连我们的老师有时也会给她三分面子,所以,我实在搞不懂她这样一个冰山美人为什么会参加这次活动。

“啊!大家都到了啊,不好意思,我因为换衣服所以来晚了。”

一阵仿佛天籁般美妙的声音从我背后传来,我知道,我期盼已久的人终于到了。

我怀着一颗激动的心慢慢转过头去一看,登时,我的眼睛就被眼前的美景牢牢的吸引住了,想挪都挪不开。

只见眼前这个令我们班所有男生都为之魂牵梦绕的女神——姬雪岚,今天穿了一件天蓝色的水手服,头上扎著一缕蓝色的发带,凝脂般的玉臂上挎著一个小书包,加上从蓝色短裙下露出的一双修长洁白的美腿,简直就是神造般的美丽,这一切都让我们这些男生们振奋不已。

于是,我们这些男生都不约而同的站了起来,而这时,段新凑到我的耳边,一边神魂颠倒的望着姬雪岚,一边再次向我道:“老地瓜,你说班长昨天说的话是真的吗?”

这是他第五次问了,但是这次我却没有回答他,不是我不耐烦,而是见到如此美丽的姬雪岚我也不能肯定她会那样做了。

殷素琴一见她来了,连忙嘻嘻一笑,跑上前去握住她的手说:“雪岚姐,你可来了,我们都等半天了。”

姬雪岚闻言嫣然一笑道:“没办法,换衣服换的太久了。你们等急了吧。”

殷素琴一听,摇了摇头,然后看着她身上的水手服惊讶道:“雪岚姐,你怎么穿校服来了,等会被弄破了怎么办?”

说完殷素琴又靠近她的耳边补充了一句:“咱们班这些男生可是很狠的,待会他们不会给你脱衣服的时间的,如果他们抓住你的衣服直接撕破了怎么办?”

姬雪岚闻言微微一笑,然后神秘的靠近殷素琴说道:“你放心吧,我早就想到了这点,所以我今天穿的是以前的高一时的旧校服,他们撕了也就撕了,我包里有换的。”

殷素琴闻言恍然大悟,于是懊恼道:“唉,早知我也穿旧衣服来了。”

姬雪岚微微一笑,然后向我们一招手,大声说道:“好了,既然大家都到齐了,那就进教室吧,准备开始活动。”

说完,就率先快步走进了教学楼,而我们这些男生一看,也连忙跟了进去。

301教室是我们学校唯一的一个综合教室,面积很大,平常主要用作社团活动和开会,而今天,在这里我们将进行一场特殊的活动。

我们挨个挨个找座位坐好,然后姬雪岚轻盈的踏上了讲台,微微一笑,然后说道:“同学们,今天这个活动我们筹措了很久,可是却一直没有进行。其原因就是因为这个活动跟传统道德是相悖的,大家心里一直接受不了,所以犹豫了很久,这个心情我理解,不过我要告诉大家,我们今天这么做是对的,是为了救一个我们的同窗,是一件正确的事情,大家不要有心理负担,不过我也不会强迫大家,现在如果哪位同学想退出的话,还来得及,有吗,如果有,请举手。”

姬雪岚此言一出,讲台下鸦雀无声,因为我们就像她说的,每个人都已经考虑了很久,所以我们不用到这再考虑。

姬雪岚一看没人反对,于是微微一笑,然后说道:“好,既然没有,那我们的活动就开始,现在大家站起来,把桌子都推开,将教室中间的地方空出来。”

她一说完,我们马上就站起身来开始摆弄桌椅,而就在这时,姬雪芳从皮包里拿出一个DV机,拿在手里对着教室不停的调整镜头。

就在她调整机器的时候,我们的桌椅搬好了。于是我们就站着围成一圈,等待她的下一个命令。

姬雪岚调整好机器后,将它放到讲台上,然后翻开书包从里面拿出一瓶药,倒出一颗放到手里后,就将药瓶递给了旁边的殷素琴,让她传了下去,然后大声说道:“姐妹们注意了,这是避孕药,每人吃一颗,记住,只能吃一颗,吃多了会伤身体的。”

说完,姬雪芳就将手里的药丸扔进了自己的樱唇里,其他女同学一看,也纷纷把药吞了下去。

姬雪岚将药丸吞下去后,就一手从旁边拿起DV机,一手从书包里拿出一个文件夹,并翻开她看了看,然后关上文件夹,将DV机放到眼前说道:“好了,按他们的要求,首先第一节要拍摄的是两个男同学轮奸一个女同学的场景,你们自己决定把,谁先来,我负责摄影。”

说完,就抱着摄影机对准了教室中心。

我们这帮子人闻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不好意思先出去表演。

过了了一会儿,石大个站出来对望着姬雪芳讷讷的说道:“班长,我看要不你先来演这个被轮奸的女同学吧,做个表率,要不大家都不好意思。”

姬雪岚闻言愣了一下,然后拿下摄影机嫣然笑道:“不行,他们说最后要拍摄一场全班男同学集体淫虐我的片段,所以我要先保存体力,放心吧,我不会置身事外的,你们先来吧,反正迟早都要做的,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快,大个,你先随便挑一组男女跟你配合,别浪费DV机电池。”

石大个闻言叹了口气,然后用目光扫射全场,被他目光所及的女生都羞得红了脸。低下头去。

最后,他的目光停在了殷素琴的身上,然后向她一指,挑衅道:“喂!马尾辫,你刚才不是说我是短小精干吗?那好啊,有种你就下来演这个被我轮奸的女学生,我让你看看我的那玩意到底精干不精干?”

殷素琴闻言愣了一下,然后嫣然一笑,将手里的避孕药往嘴里一扔,咽了下去,然后大方的走到教室中间,一挺自己那丰满的胸部,目视著石大个的眼睛针锋相对道:“好啊,我来就我来,等会你可不要才干了我两下就结束了啊。短小精干!”

石大个一听,顿时气的七窍生烟,指着她的胸部说大骂道:“你、你、你、马尾辫,你等著。”

殷素琴看他气急败坏的样子微微一笑没有理他,然后用手一指旁边的段新挑衅道:“假秀才!你刚才不是说要干的我跪地求饶吗?那我现在给你机会,你来演第二个轮奸我的男生,本姑娘一挑你们两个,看最后谁求饶。”

她此言一出,登时满堂喝彩。

段新脸一黑,迈步走到场中间。姬雪岚拿着摄像机闻言一笑,说道:“好,人数凑齐了,我现在告诉你们怎么演,素琴,你先到门外去,慢慢的走进来,然后你们两个男生就忽然扑上去轮奸她,简单吧,大个,秀才,记住,素琴是第一次拍片,等会儿轮奸他的时候要温柔点啊。”

殷素琴一听,连忙一摆手,向他们两人大声说道:“不用,你们待会想怎么玩我,就怎么玩我,否则拍摄出来的画面一看就知道是假的了。”

姬雪岚闻言一愣,连忙拿着摄影机走到殷素琴的身边提醒道:“素琴,你这话可不能轻易说啊,要是把他们俩的兽性引发出来,你的身体会受不了的。”

殷素琴闻言神秘一笑,然后凑近姬雪岚的耳边轻声说道:“嘻嘻,雪岚姐,你放心吧,我的轮奸经验丰富的很,我现在的男朋友家是个单亲家庭,他家里除了父亲就只有一个弟弟,一个女人都没有,所以我每次去他家,都会被他们爷三个按在床上轮番奸淫,一折腾就是一个晚上,所以说,我的肛门和阴道都被他们爷三个用阳具训练的弹性十足了,就这两个小子想弄坏我的身体,那是妄想,你放心吧。”

说完,她微微一笑,便打开教室大门走了进来。

姬雪岚一听,心下放心了,然后拿起DV机,伸手从兜里掏出两张纸巾,递给了大个和秀才,然后说道:“大个,秀才,来,用纸巾把你们的阳具擦擦,否则等会儿污垢会把素琴的阴道弄感染的。”

大个一听,一摆手说道:“班长,我们现在是在表演强奸,你听过强奸犯在强奸女人的时候会清洗自己的阳具吗?算了,等会插进马尾辫阴道的时候直接用她分泌的淫水洗吧,要不然,拍出来的镜头太假。”

姬雪岚一听觉得也是,于是就收回了纸巾,对着大门外喊道:“素琴,准备好了吗?”

“好了,可以开始了。”殷素琴在门外大喊道。

“好,我数一二三你就进来啊,准备,一、二、三。开始!”姬雪岚话音刚落,便见殷素琴推开大门走了进来。于是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她的身上。

就在殷素琴刚刚走到教室中间的时候,只见石大个向与段新互换了下眼色。然后同时向殷素琴扑去,顿时将她按倒在地,开始隔着衣服揉捏她身上的各个重要部位。

殷素琴被两个大男人的突然扑倒,她刚开始一愣,然后便放松身体任由他们施为,不但如此,还分开大腿,方便段新用手隔着裤子揉捏她的阴道。

石大个和段新见她竟然如此配合,于是更加兴奋,只见石大住松开揉捏殷素琴的乳房的双手,猛然脱下了裤子,将挺立的阳具拽了出来,然后向前一下子就跨了殷素琴的脖子上,拽著阳具一边拍打着殷素琴的脸蛋,一边狞笑道:“怎么样,老子的的东西是不是短小精干啊?”

殷素琴不屑的撇了眼在自己眼颊上拍打的粗大阳具,冷冷的说道:“哼,别以为粗的就了不起,搞不好等一会儿一插进我阴道里就软了,那样还是中看不中用。”

石大个一听,顿时气的站起身来,一把推开正隔着裤子玩弄殷素琴阴道的段新大骂道:“操,要玩就把她的裤子扒开玩,那多直接,躲开,让老子先来。”说完,石大个就一把抓住殷素琴的裤带拼命向下拽,但是令他意外的是,殷素琴所穿的运动裤弹性太好了,他拽了半天没拽下来。

这时,殷素琴看到大个拽著自己裤头焦急万分的样子,不觉的冷笑道:“怎么了,连个女人的裤子你都撕不开,你还能干什么,要不要我借你把剪子啊。”

石大个一听,顿时一声怒吼,一直手按住殷素琴那雪白的小腹,另一只手紧紧握住她那运动裤的腰带,然后向后用力一扯。

“嘶拉——”

殷素琴的裤裆上的一块布便被扯飞了,露出了她那粉嫩的阴道和肛门。石大个看到殷素琴的阴门已开,便立刻翻身压了上去,挺著阳具往她的阴唇上蹭。

殷素琴一看自己的运动裤的裆部被他撕开了一个大口子,顿时大吃一惊,她没想到石大个这么有力气,竟然连弹性最佳的运动裤都撕得开,于是赶紧推着他压在自己身上的虎躯,推脱道:“死大个,你先等一下,我的阴道还没有润……啊!”

不等殷素琴把话说完,石大个就已经分开殷素琴的那挂著大腿,然后挺著阳具,向殷素琴的那下阴的开裆处猛然间就刺了进去。殷素琴准备不足,阴道被他的阳具这么猛地一击,立刻便痛的尖叫了起来。

石大个一听她在叫,于是嘿嘿一笑,将手伸进她的上衣里,一边揉搓玩弄著殷素琴那的乳房,一边笑道:“怎么样,马尾辫,这下知道我的厉害了吧。”

殷素琴咬牙看了看自己胸前因被他玩弄乳房而鼓起的衣服,然后满脸赤红的冷笑道:“这算什么?有本事你就来点更厉害的,本姑娘的耐力强着呢。”

石大个一听顿时大吼一声,用手从里面抓紧殷素琴的上衣,然后用力向外一扯,殷素琴的上衣顿时被扯成了碎片,他那双丰满而充满弹性的白皙乳房顿时就弹了出来。

我清楚的看到,她那雪白的乳房上到处都是殷红的抓痕,看来刚才石大个在揉撚她乳房时并不温柔。

这时,只见段新也被这个场景刺激的兴奋起来,也扑了上去,一把就坐到了殷素琴的小腹上,将自己的阳具放到殷素琴的双乳之间,然后握着她那对雪白而弹性十足的乳房紧紧的夹住自己的阳具,拼命的来回摩擦。

就这样,殷素琴被他们两个一上一下的奸淫著,因为她的脸被段新的阴毛挡住了,所以我看不到她的表情,不过从她那还剩半截运动裤腿的摆动情况看,她应该是被干的很舒服。

过了一会儿,只见段新和石大个同时腰部一痉挛,便分别将精液射到了殷素琴的乳间和阴道里。接着双腿一软,瘫坐到了地上。

殷素琴见他们两个从身上下去了,于是撑起身子,看了看被他们用精液搞得一塌糊涂的乳房和阴道,然后转头对姬雪岚说:“雪岚姐,这算是拍完了吗?”

姬雪岚闻言一关摄像机,微笑道:“OK!非常好,很写实,接着准备下一场。”

姬雪岚准备此话一出口,教室里大多数女孩都开始躁动不安起来,过了一会儿,这些女生纷纷跑到姬雪岚身边要求退出。人就是这样,再没做事之前总觉得自己能够做到,但是真等到上场的时候,大多数人都会因为恐惧而退出。

殷素琴被石大个他们俩肆意淫辱的场景对她们的刺激实在是太大了,这些女生虽然大都不是处女了,但是性经验毕竟还浅,她们实在难以想象自己身处那种状况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于是纷纷打了退堂鼓。

而姬雪岚作为班长,也无意为难这些同学,于是只要提出来要退出的,她都应允了,叮嘱她们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后,就让他们回家了。

最后留下来的拍摄的女生只有姬雪岚,聂冰倩和殷素琴三个人,而男生十个却一个都没走,他们中包括我,都流着口水,色迷迷的盯着眼前这三个丽人谁都不舍得离开。

因为殷素琴刚刚被石大个和段新凌辱完,姬雪岚让她到一边休息,清理一下自己的身体。所以,此刻殷素琴赤裸著娇躯,只在裸肩披着一见运动外套,坐在凳子上,分著修长健康的美腿,左手拿着一张卫生纸,右手拽著自己胯间那被石大个两任用精液糊住的阴唇轻轻擦拭著。

因为殷素琴的外套是披在肩上的,所以她的乳房到下阴都赤裸裸的暴露在空气里。透过衣间的缝隙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她你那对健康挺拔,充满弹性的乳房上到处都是青紫和爪痕,显然是被石大个他们揉捏的。

姬雪岚见到殷素琴这个样子,有点不忍,于是拿着DV机,走到她身边搂着她的肩膀关心的说:“素琴,你的身体都被他们弄成这样了,要不你也回去休息吧。”

殷素琴闻言微微一笑,将沾满精液的卫生纸一扔,然后用手遮著下阴,掰开自己的阴唇仔细看了看,满不在乎的对姬雪岚说道:“没关系,班长,我的阴唇除了有点红肿之外形状还算完整,你放心吧,我这宝贝每晚都要被我男朋友他们爷三用阳具轮番抽插个三四百次,早就身经百战了,再说……”

说到这,殷素琴转头看了看四周如狼似虎的十几个男人,然后低声对姬雪岚说道:“再说这里的男人有十多个,光靠你和冰倩两个那还不被他们折腾死,班长,你们先去拍吧,我先在这里休息一下,等我的阴唇消肿了我就去帮你们去应付他们。”

姬雪岚闻言恬然一笑,便不再强求了,伸出玉臂将殷素琴的外套系好,转身拿着DV机从新回到了讲台,然后向着我们这些男生嫣然一笑,说道:“各位男同志,你们也看到了,现在就剩我们三个女生了,所以等一下淫辱我们的时候一定温柔点,毕竟我们的身体也不是铁打的,我们今天举办主要是为了拍摄,而不是我们自己的性快感,知道吗?”

美丽的班长发话了,我们底下这些男生连忙点头。

见到我们这么乖巧,姬雪岚满意的微笑了一下,然后扭转娇躯,拿起讲桌上的记录本翻了开来:“我看看他们要求的下一个场景是……”姬雪岚看了看记录本上的拍摄要求,若有所思一点头,然后擡起黔首,对我们说道:“嗯,下一个场景叫《淫靡的浴室》。讲述两个正在沐浴的女生被一群男生忽然闯入然后被按在浴室的地上轮奸的故事。故事虽然简单,但是按照他们的拍摄要求,这个片段里要包括鞭打女性阴唇虐肛,舔脚,喝尿等淫辱女性的镜头,所以需要女主角不但要有较好的性忍耐力还要有较好的躯体展现力,要像一个真正的性奴隶那样,所以为了拍摄出效果,我算一个,另一个就由殷素……”

“不,另个女性奴我来演。”

就在姬雪岚准备毛遂自荐的时候,忽然一阵清灵而冰冷的声音响了起来。于是教室里的人都不约而同的顺着声音看去,等到发现声音的主人的时候,教室里的所有的男生的脸上都显出一片古怪之色。

因为说这话的正是以冷艳著称的聂冰倩,只见她举著一只白藕般的玉臂,俏生生站在姬雪岚的身边。

聂冰倩的皮肤是整个学校里最白的,她整个人就像天生在牛奶里泡大的,洁白修长的美腿,洁白纤细的胳膊,洁白而丰满的乳房。再加上她那喜怒不形于色的冰冷性格,所以有人称她为“雪女”也就不足为怪了。

跪在我身下,被我喷了一脸精液的殷素琴舔了舔嘴边的唾液,然后一边揉着我那根被她舔的油光铮亮的阳具,一边擡头对我媚笑道:“怎么样?老地瓜,你觉得这个录像带卖的钱足够给小斌换骨髓的吧。”

我闻言激动的点了点头,说道:“别说换骨髓了,就是换全身器官,我看都够了。”

七月的太阳毒辣的照射到彩虹一中的操场上,激起一阵干裂的灰尘,本应该是放暑假的时候,可是在教学楼门口,却依然聚集了十几个心神不定的高中生,他们摩拳擦掌,似乎在等待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

“老地瓜,你觉得班长说的话是真的吗?”

这是段新第四次问我了,我都有点烦了,说实在的,我也不敢相信我们那个以美艳著称的校花班长——姬雪岚,会提议让我们这么做,但是她就真的就是这么说的,不由的我们不相信,于是我只好不厌其烦的再次对段新说:“班长说是真的,那就是真的,你别罗嗦了”

“就是!我们女生都不怕,你们这些男生又怕什么,要是你们实在不敢,我们就找别的班男生代替,嘻。”

说这话的是我们班的体育委员——殷素琴。

她是个身材健美性感,相貌英气逼人的漂亮女孩,可惜就是性格有点大大咧咧的,此刻这个扎著马尾辫,身穿运动服,掐著蛮腰教训讽刺我们男生的动作就是她的经典造型。

段新跟她一直合不来,一听她这么说话,立刻反唇相讥道:“哼,马尾辫!你别说大话,等会儿说不定你就会被我弄得直求饶呢。”

殷素琴一听,不屑的哼了一下,然后讥讽道:“好啊,有本事你就来啊,本姑娘还怕你下面长牙啊,”

说完,殷素琴竟然挑衅似的隔着运动裤,用手在自己两腿间的下阴部拍了两下。

段新一看,登时气的满脸通红,语无伦次的说道:“你、你、你竟敢瞧不起我、我、我……”

段新一着急就紧张的结巴,殷素琴就是知道这一点才故意去激怒他。

这时,一个膀大腰圆的大个小子过去一把就搂住了段新,人后嬉皮笑脸的对

他说:“兄弟,你放心,等会儿要是你坚持不住,老哥来帮你,我就不信,凭咱俩哥俩的实力,还搞不瘫这个小妮子,难道她的身体是铁打的?”

殷素琴一听,峨眉一皱,然后满脸不屑的盯着那个大个子说道:“石大个,我知道你练过健美,可是肌肉强不代表那方面也强,我早就听咱班男生说过了,说你是那什么……对了,短小精干,哈哈——”

石大个一听,顿时也气的浑身肌肉直发涨,咬牙切齿的大叫道:“你、你、你、老子等会儿非把你……”

“好了!都给我住嘴!”

就在石大个和殷素琴之间将要爆发一场战争的时候,一个冷漠的近乎冰块般的女声响起。

这声音我们太熟悉了,因为每天早上被她催收作业的时候,我们都会听到,这个女声的主人就是我们的副班长兼学习委员——聂冰倩。只见她用手指推了推自己鼻梁上的眼镜,然后冷冰冰的对石大个和殷素琴说道:“你们俩是不是觉得天还不够热,还想给它加加温是不是?有力气还是留着点好,等一会儿,有你们用的地方。”

说完,她就一声不吭的又走回到教学楼房檐下的阴影里去乘凉,而石大个和殷素琴也不吵架了,相互恨恨的看了一眼,转头分开了。

这就是聂冰倩,虽然是个相貌清纯美丽的眼镜妹,但是性格冷冰冰的,搞得谁都怕她,就连我们的老师有时也会给她三分面子,所以,我实在搞不懂她这样一个冰山美人为什么会参加这次活动。

“啊!大家都到了啊,不好意思,我因为换衣服所以来晚了。”

一阵仿佛天籁般美妙的声音从我背后传来,我知道,我期盼已久的人终于到了。

我怀着一颗激动的心慢慢转过头去一看,登时,我的眼睛就被眼前的美景牢牢的吸引住了,想挪都挪不开。

只见眼前这个令我们班所有男生都为之魂牵梦绕的女神——姬雪岚,今天穿了一件天蓝色的水手服,头上扎著一缕蓝色的发带,凝脂般的玉臂上挎著一个小书包,加上从蓝色短裙下露出的一双修长洁白的美腿,简直就是神造般的美丽,这一切都让我们这些男生们振奋不已。

于是,我们这些男生都不约而同的站了起来,而这时,段新凑到我的耳边,一边神魂颠倒的望着姬雪岚,一边再次向我道:“老地瓜,你说班长昨天说的话是真的吗?”

这是他第五次问了,但是这次我却没有回答他,不是我不耐烦,而是见到如此美丽的姬雪岚我也不能肯定她会那样做了。

殷素琴一见她来了,连忙嘻嘻一笑,跑上前去握住她的手说:“雪岚姐,你可来了,我们都等半天了。”

姬雪岚闻言嫣然一笑道:“没办法,换衣服换的太久了。你们等急了吧。”

殷素琴一听,摇了摇头,然后看着她身上的水手服惊讶道:“雪岚姐,你怎么穿校服来了,等会被弄破了怎么办?”

说完殷素琴又靠近她的耳边补充了一句:“咱们班这些男生可是很狠的,待会他们不会给你脱衣服的时间的,如果他们抓住你的衣服直接撕破了怎么办?”

姬雪岚闻言微微一笑,然后神秘的靠近殷素琴说道:“你放心吧,我早就想到了这点,所以我今天穿的是以前的高一时的旧校服,他们撕了也就撕了,我包里有换的。”

殷素琴闻言恍然大悟,于是懊恼道:“唉,早知我也穿旧衣服来了。”

姬雪岚微微一笑,然后向我们一招手,大声说道:“好了,既然大家都到齐了,那就进教室吧,准备开始活动。”

说完,就率先快步走进了教学楼,而我们这些男生一看,也连忙跟了进去。

301教室是我们学校唯一的一个综合教室,面积很大,平常主要用作社团活动和开会,而今天,在这里我们将进行一场特殊的活动。

我们挨个挨个找座位坐好,然后姬雪岚轻盈的踏上了讲台,微微一笑,然后说道:“同学们,今天这个活动我们筹措了很久,可是却一直没有进行。其原因就是因为这个活动跟传统道德是相悖的,大家心里一直接受不了,所以犹豫了很久,这个心情我理解,不过我要告诉大家,我们今天这么做是对的,是为了救一个我们的同窗,是一件正确的事情,大家不要有心理负担,不过我也不会强迫大家,现在如果哪位同学想退出的话,还来得及,有吗,如果有,请举手。”

姬雪岚此言一出,讲台下鸦雀无声,因为我们就像她说的,每个人都已经考虑了很久,所以我们不用到这再考虑。

姬雪岚一看没人反对,于是微微一笑,然后说道:“好,既然没有,那我们的活动就开始,现在大家站起来,把桌子都推开,将教室中间的地方空出来。”

她一说完,我们马上就站起身来开始摆弄桌椅,而就在这时,姬雪芳从皮包里拿出一个DV机,拿在手里对着教室不停的调整镜头。

就在她调整机器的时候,我们的桌椅搬好了。于是我们就站着围成一圈,等待她的下一个命令。

姬雪岚调整好机器后,将它放到讲台上,然后翻开书包从里面拿出一瓶药,倒出一颗放到手里后,就将药瓶递给了旁边的殷素琴,让她传了下去,然后大声说道:“姐妹们注意了,这是避孕药,每人吃一颗,记住,只能吃一颗,吃多了会伤身体的。”

说完,姬雪芳就将手里的药丸扔进了自己的樱唇里,其他女同学一看,也纷纷把药吞了下去。

姬雪岚将药丸吞下去后,就一手从旁边拿起DV机,一手从书包里拿出一个文件夹,并翻开她看了看,然后关上文件夹,将DV机放到眼前说道:“好了,按他们的要求,首先第一节要拍摄的是两个男同学轮奸一个女同学的场景,你们自己决定把,谁先来,我负责摄影。”

说完,就抱着摄影机对准了教室中心。

我们这帮子人闻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不好意思先出去表演。

过了了一会儿,石大个站出来对望着姬雪芳讷讷的说道:“班长,我看要不你先来演这个被轮奸的女同学吧,做个表率,要不大家都不好意思。”

姬雪岚闻言愣了一下,然后拿下摄影机嫣然笑道:“不行,他们说最后要拍摄一场全班男同学集体淫虐我的片段,所以我要先保存体力,放心吧,我不会置身事外的,你们先来吧,反正迟早都要做的,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快,大个,你先随便挑一组男女跟你配合,别浪费DV机电池。”

石大个闻言叹了口气,然后用目光扫射全场,被他目光所及的女生都羞得红了脸。低下头去。

最后,他的目光停在了殷素琴的身上,然后向她一指,挑衅道:“喂!马尾辫,你刚才不是说我是短小精干吗?那好啊,有种你就下来演这个被我轮奸的女学生,我让你看看我的那玩意到底精干不精干?”

殷素琴闻言愣了一下,然后嫣然一笑,将手里的避孕药往嘴里一扔,咽了下去,然后大方的走到教室中间,一挺自己那丰满的胸部,目视著石大个的眼睛针锋相对道:“好啊,我来就我来,等会你可不要才干了我两下就结束了啊。短小精干!”

石大个一听,顿时气的七窍生烟,指着她的胸部说大骂道:“你、你、你、马尾辫,你等著。”

殷素琴看他气急败坏的样子微微一笑没有理他,然后用手一指旁边的段新挑衅道:“假秀才!你刚才不是说要干的我跪地求饶吗?那我现在给你机会,你来演第二个轮奸我的男生,本姑娘一挑你们两个,看最后谁求饶。”

她此言一出,登时满堂喝彩。

段新脸一黑,迈步走到场中间。姬雪岚拿着摄像机闻言一笑,说道:“好,人数凑齐了,我现在告诉你们怎么演,素琴,你先到门外去,慢慢的走进来,然后你们两个男生就忽然扑上去轮奸她,简单吧,大个,秀才,记住,素琴是第一次拍片,等会儿轮奸他的时候要温柔点啊。”

殷素琴一听,连忙一摆手,向他们两人大声说道:“不用,你们待会想怎么玩我,就怎么玩我,否则拍摄出来的画面一看就知道是假的了。”

姬雪岚闻言一愣,连忙拿着摄影机走到殷素琴的身边提醒道:“素琴,你这话可不能轻易说啊,要是把他们俩的兽性引发出来,你的身体会受不了的。”

殷素琴闻言神秘一笑,然后凑近姬雪岚的耳边轻声说道:“嘻嘻,雪岚姐,你放心吧,我的轮奸经验丰富的很,我现在的男朋友家是个单亲家庭,他家里除了父亲就只有一个弟弟,一个女人都没有,所以我每次去他家,都会被他们爷三个按在床上轮番奸淫,一折腾就是一个晚上,所以说,我的肛门和阴道都被他们爷三个用阳具训练的弹性十足了,就这两个小子想弄坏我的身体,那是妄想,你放心吧。”

说完,她微微一笑,便打开教室大门走了进来。

姬雪岚一听,心下放心了,然后拿起DV机,伸手从兜里掏出两张纸巾,递给了大个和秀才,然后说道:“大个,秀才,来,用纸巾把你们的阳具擦擦,否则等会儿污垢会把素琴的阴道弄感染的。”

大个一听,一摆手说道:“班长,我们现在是在表演强奸,你听过强奸犯在强奸女人的时候会清洗自己的阳具吗?算了,等会插进马尾辫阴道的时候直接用她分泌的淫水洗吧,要不然,拍出来的镜头太假。”

姬雪岚一听觉得也是,于是就收回了纸巾,对着大门外喊道:“素琴,准备好了吗?”

“好了,可以开始了。”殷素琴在门外大喊道。

“好,我数一二三你就进来啊,准备,一、二、三。开始!”姬雪岚话音刚落,便见殷素琴推开大门走了进来。于是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她的身上。

就在殷素琴刚刚走到教室中间的时候,只见石大个向与段新互换了下眼色。然后同时向殷素琴扑去,顿时将她按倒在地,开始隔着衣服揉捏她身上的各个重要部位。

殷素琴被两个大男人的突然扑倒,她刚开始一愣,然后便放松身体任由他们施为,不但如此,还分开大腿,方便段新用手隔着裤子揉捏她的阴道。

石大个和段新见她竟然如此配合,于是更加兴奋,只见石大住松开揉捏殷素琴的乳房的双手,猛然脱下了裤子,将挺立的阳具拽了出来,然后向前一下子就跨了殷素琴的脖子上,拽著阳具一边拍打着殷素琴的脸蛋,一边狞笑道:“怎么样,老子的的东西是不是短小精干啊?”

殷素琴不屑的撇了眼在自己眼颊上拍打的粗大阳具,冷冷的说道:“哼,别以为粗的就了不起,搞不好等一会儿一插进我阴道里就软了,那样还是中看不中用。”

石大个一听,顿时气的站起身来,一把推开正隔着裤子玩弄殷素琴阴道的段新大骂道:“操,要玩就把她的裤子扒开玩,那多直接,躲开,让老子先来。”说完,石大个就一把抓住殷素琴的裤带拼命向下拽,但是令他意外的是,殷素琴所穿的运动裤弹性太好了,他拽了半天没拽下来。

这时,殷素琴看到大个拽著自己裤头焦急万分的样子,不觉的冷笑道:“怎么了,连个女人的裤子你都撕不开,你还能干什么,要不要我借你把剪子啊。”

石大个一听,顿时一声怒吼,一直手按住殷素琴那雪白的小腹,另一只手紧紧握住她那运动裤的腰带,然后向后用力一扯。

“嘶拉——”

殷素琴的裤裆上的一块布便被扯飞了,露出了她那粉嫩的阴道和肛门。石大个看到殷素琴的阴门已开,便立刻翻身压了上去,挺著阳具往她的阴唇上蹭。

殷素琴一看自己的运动裤的裆部被他撕开了一个大口子,顿时大吃一惊,她没想到石大个这么有力气,竟然连弹性最佳的运动裤都撕得开,于是赶紧推着他压在自己身上的虎躯,推脱道:“死大个,你先等一下,我的阴道还没有润……啊!”

不等殷素琴把话说完,石大个就已经分开殷素琴的那挂著大腿,然后挺著阳具,向殷素琴的那下阴的开裆处猛然间就刺了进去。殷素琴准备不足,阴道被他的阳具这么猛地一击,立刻便痛的尖叫了起来。

石大个一听她在叫,于是嘿嘿一笑,将手伸进她的上衣里,一边揉搓玩弄著殷素琴那的乳房,一边笑道:“怎么样,马尾辫,这下知道我的厉害了吧。”

殷素琴咬牙看了看自己胸前因被他玩弄乳房而鼓起的衣服,然后满脸赤红的冷笑道:“这算什么?有本事你就来点更厉害的,本姑娘的耐力强着呢。”

石大个一听顿时大吼一声,用手从里面抓紧殷素琴的上衣,然后用力向外一扯,殷素琴的上衣顿时被扯成了碎片,他那双丰满而充满弹性的白皙乳房顿时就弹了出来。

我清楚的看到,她那雪白的乳房上到处都是殷红的抓痕,看来刚才石大个在揉撚她乳房时并不温柔。

这时,只见段新也被这个场景刺激的兴奋起来,也扑了上去,一把就坐到了殷素琴的小腹上,将自己的阳具放到殷素琴的双乳之间,然后握着她那对雪白而弹性十足的乳房紧紧的夹住自己的阳具,拼命的来回摩擦。

就这样,殷素琴被他们两个一上一下的奸淫著,因为她的脸被段新的阴毛挡住了,所以我看不到她的表情,不过从她那还剩半截运动裤腿的摆动情况看,她应该是被干的很舒服。

过了一会儿,只见段新和石大个同时腰部一痉挛,便分别将精液射到了殷素琴的乳间和阴道里。接着双腿一软,瘫坐到了地上。

殷素琴见他们两个从身上下去了,于是撑起身子,看了看被他们用精液搞得一塌糊涂的乳房和阴道,然后转头对姬雪岚说:“雪岚姐,这算是拍完了吗?”

姬雪岚闻言一关摄像机,微笑道:“OK!非常好,很写实,接着准备下一场。”

姬雪岚准备此话一出口,教室里大多数女孩都开始躁动不安起来,过了一会儿,这些女生纷纷跑到姬雪岚身边要求退出。人就是这样,再没做事之前总觉得自己能够做到,但是真等到上场的时候,大多数人都会因为恐惧而退出。

殷素琴被石大个他们俩肆意淫辱的场景对她们的刺激实在是太大了,这些女生虽然大都不是处女了,但是性经验毕竟还浅,她们实在难以想象自己身处那种状况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于是纷纷打了退堂鼓。

而姬雪岚作为班长,也无意为难这些同学,于是只要提出来要退出的,她都应允了,叮嘱她们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后,就让他们回家了。

最后留下来的拍摄的女生只有姬雪岚,聂冰倩和殷素琴三个人,而男生十个却一个都没走,他们中包括我,都流着口水,色迷迷的盯着眼前这三个丽人谁都不舍得离开。

因为殷素琴刚刚被石大个和段新凌辱完,姬雪岚让她到一边休息,清理一下自己的身体。所以,此刻殷素琴赤裸著娇躯,只在裸肩披着一见运动外套,坐在凳子上,分著修长健康的美腿,左手拿着一张卫生纸,右手拽著自己胯间那被石大个两任用精液糊住的阴唇轻轻擦拭著。

因为殷素琴的外套是披在肩上的,所以她的乳房到下阴都赤裸裸的暴露在空气里。透过衣间的缝隙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她你那对健康挺拔,充满弹性的乳房上到处都是青紫和爪痕,显然是被石大个他们揉捏的。

姬雪岚见到殷素琴这个样子,有点不忍,于是拿着DV机,走到她身边搂着她的肩膀关心的说:“素琴,你的身体都被他们弄成这样了,要不你也回去休息吧。”

殷素琴闻言微微一笑,将沾满精液的卫生纸一扔,然后用手遮著下阴,掰开自己的阴唇仔细看了看,满不在乎的对姬雪岚说道:“没关系,班长,我的阴唇除了有点红肿之外形状还算完整,你放心吧,我这宝贝每晚都要被我男朋友他们爷三用阳具轮番抽插个三四百次,早就身经百战了,再说……”

说到这,殷素琴转头看了看四周如狼似虎的十几个男人,然后低声对姬雪岚说道:“再说这里的男人有十多个,光靠你和冰倩两个那还不被他们折腾死,班长,你们先去拍吧,我先在这里休息一下,等我的阴唇消肿了我就去帮你们去应付他们。”

姬雪岚闻言恬然一笑,便不再强求了,伸出玉臂将殷素琴的外套系好,转身拿着DV机从新回到了讲台,然后向着我们这些男生嫣然一笑,说道:“各位男同志,你们也看到了,现在就剩我们三个女生了,所以等一下淫辱我们的时候一定温柔点,毕竟我们的身体也不是铁打的,我们今天举办主要是为了拍摄,而不是我们自己的性快感,知道吗?”

美丽的班长发话了,我们底下这些男生连忙点头。

见到我们这么乖巧,姬雪岚满意的微笑了一下,然后扭转娇躯,拿起讲桌上的记录本翻了开来:“我看看他们要求的下一个场景是……”姬雪岚看了看记录本上的拍摄要求,若有所思一点头,然后擡起黔首,对我们说道:“嗯,下一个场景叫《淫靡的浴室》。讲述两个正在沐浴的女生被一群男生忽然闯入然后被按在浴室的地上轮奸的故事。故事虽然简单,但是按照他们的拍摄要求,这个片段里要包括鞭打女性阴唇虐肛,舔脚,喝尿等淫辱女性的镜头,所以需要女主角不但要有较好的性忍耐力还要有较好的躯体展现力,要像一个真正的性奴隶那样,所以为了拍摄出效果,我算一个,另一个就由殷素……”

“不,另个女性奴我来演。”

就在姬雪岚准备毛遂自荐的时候,忽然一阵清灵而冰冷的声音响了起来。于是教室里的人都不约而同的顺着声音看去,等到发现声音的主人的时候,教室里的所有的男生的脸上都显出一片古怪之色。

因为说这话的正是以冷艳著称的聂冰倩,只见她举著一只白藕般的玉臂,俏生生站在姬雪岚的身边。

聂冰倩的皮肤是整个学校里最白的,她整个人就像天生在牛奶里泡大的,洁白修长的美腿,洁白纤细的胳膊,洁白而丰满的乳房。再加上她那喜怒不形于色的冰冷性格,所以有人称她为“雪女”也就不足为怪了。

跪在我身下,被我喷了一脸精液的殷素琴舔了舔嘴边的唾液,然后一边揉着我那根被她舔的油光铮亮的阳具,一边擡头对我媚笑道:“怎么样?老地瓜,你觉得这个录像带卖的钱足够给小斌换骨髓的吧。”

我闻言激动的点了点头,说道:“别说换骨髓了,就是换全身器官,我看都够了。”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